<fieldset id='5vwgr'></fieldset>
      <i id='5vwgr'></i>
      1. <tr id='5vwgr'><strong id='5vwgr'></strong><small id='5vwgr'></small><button id='5vwgr'></button><li id='5vwgr'><noscript id='5vwgr'><big id='5vwgr'></big><dt id='5vwgr'></dt></noscript></li></tr><ol id='5vwgr'><table id='5vwgr'><blockquote id='5vwgr'><tbody id='5vwg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5vwgr'></u><kbd id='5vwgr'><kbd id='5vwgr'></kbd></kbd>
        1. <dl id='5vwgr'></dl>

          <acronym id='5vwgr'><em id='5vwgr'></em><td id='5vwgr'><div id='5vwgr'></div></td></acronym><address id='5vwgr'><big id='5vwgr'><big id='5vwgr'></big><legend id='5vwgr'></legend></big></address>
        2. <span id='5vwgr'></span>

          <code id='5vwgr'><strong id='5vwgr'></strong></code>
          <ins id='5vwgr'></ins>
          <i id='5vwgr'><div id='5vwgr'><ins id='5vwgr'></ins></div></i>

          悲苦夫妻的幸福影像

          • 时间:
          • 浏览:9

            夫妻倆住在漢江邊,靠種棉花為生。
            兒子成績特好,堂屋裡貼滿瞭獎狀。妻子一有空,便註視著獎狀上的國徽,國徽裡有金光閃閃的天安門,妻子回頭對丈夫說:"什麼時候,兒子去北京念書瞭,咱也親眼去看看天安門。"
            高考終於來到,兒子挺爭氣,捧回瞭北京大學的錄取通知書。當夜,夫妻倆打開他們的箱子,捧著那些少得可憐的鈔票數瞭又數:"這點錢,怎麼夠兒子的學費和夥食費?"夫妻倆決定:同兒子一起進京,去打工。
            三個人坐瞭一夜火車來到北京,夫妻倆親自把兒子送進北大校門,丈夫笑得合不攏嘴,妻子哭得收不住淚。在北京的第一個晚上,兒子住在北大校園裡,夫妻倆睡在立交橋下。
            丈夫買瞭一輛人力三輪車,當瞭車夫;妻子進瞭市郊一傢專做西服的服裝廠,當上踏縫紉機的"車工".兩人在郊區租瞭最便宜的小房子,剛夠放進一張小床。
            丈夫雞鳴則起,滿北京地拉客。第一次路過天安門時,他正拉著一個客人,隻能眼瞅著天安門一點點地近瞭,又一點點地遠瞭。這天安門,比國徽上的可雄偉多瞭。廣場上,參觀天安門的人很多很多。丈夫想,下次,我也要拉著她來看天安門。妻子這時正在工廠裡幹活呢。第一天上班,看到制成成品的西裝,她想:多漂亮的衣服,等兒子大學畢業,我一定買一套讓丈夫穿著回傢。
            日子一天天過去,丈夫跑破瞭無數雙鞋,妻子做活,兩手弄出裂口一道又一道。可兒子的各種費用,每回都是剛剛交瞭還沒喘口氣,又到瞭交費的日子。這讓丈夫想拉妻子逛天安門的心思成瞭夢想:起先,每跑過天安門一回,他就發誓一回;後來,發誓太多瞭,再跑過天安門時,他連頭也不抬——怎麼好意思一個人欣賞雄偉的天安門?有一次路過天安門時,丈夫撿到一隻斷線的風箏,恰好上面畫著天安門,他不假思索就捎回傢掛到墻上瞭。
            望著掛在墻上的天安門,妻子也在夢想中掙紮。她仍買不起西裝,隻好暗暗用紙比著西裝剪下樣,決定回傢鄉後親手給丈夫做幾套西裝。
            四年時光終於過去瞭,兒子畢業自己掙錢瞭。丈夫腳下的繭硬如石板,妻子攢下的紙樣已有近百件,他們已經整整四年沒有回過傢鄉瞭。四年中,難得一次因為市容檢查,丈夫閑瞭半天。那天,丈夫說:"我拉你去逛天安門!"妻子心疼地說:"你累瞭三百六十四天半,我舍不得你的汗水。"
            夫妻倆收拾行裝準備回傢。可是這天晚上,妻子中風瞭,她口眼歪斜,昏迷不醒。
            父子倆慌忙把她送進醫院。很快,妻子手頭攢下的路費全變成各種各樣的針藥水花光瞭,兒子借來的鈔票也很快沒瞭影。醫生說,病人的病情是穩定瞭,但要恢復需要很長時間,半年、一年、三年、五年也不一定。丈夫偷偷地哭瞭一陣,咬牙把三輪車賣瞭,他決定把妻子背回老傢療養。
            回傢的日子定在臘月二十四,火車凌晨3點開,是路過的普客列車。回傢是那麼激動人心。那個晚上,丈夫似乎沒有睡著,不住地開燈看時間,生怕誤瞭車。妻子早就醒瞭,瞪著眼睛盯著墻上:那撿來的風箏已經落滿瞭灰,天安門的身影隱隱約約依稀可見。丈夫留意到瞭妻子的眼神,趕快爬起床,跑去敲開鄰居的房門:他的車就賣給瞭那傢人。丈夫斬釘截鐵地對妻子說:"我帶你去看天安門!"然後,他不由分說地把妻子抱起放到三輪車上,順便給她圍瞭一條方巾,隻露出她的兩隻眼睛。
            北京的大街飄著雪花,路上的冰碴壓得刺刺響,夜裡12點,丈夫奮力蹬著車!來的時候,妻子神采奕奕,生龍活虎;走的時候,才40多歲呀,她卻成瞭廢人一個。丈夫的眼淚潸潸地流淌。
            到瞭天安門廣場,夫妻倆停下來,癡癡地望著輝煌的燈火。妻子說:"小時候我就愛唱‘我愛北京天安門’;兒子的獎狀上,全是這樣的天安門……"妻子在漫天飛雪裡仰起孩子般的笑臉。丈夫說:"可惜沒有照相的人!"妻子接下話頭:"那我們在天安門面前親一個吧,就當是合影!"
            夫妻對吻,這是許多年後的第一次呢。妻子摸到丈夫臉上的淚珠,口齒不清地說:"不要老是哭、老是哭的,我悄悄剪瞭許多衣服樣子要回傢給你做西裝呢!"說著說著,她也眼淚掛瞭滿臉。
            雪仍在下,夫妻倆依偎在偌大的天安門廣場上。漫天雪花之中,他們像極瞭一對風雪中互相依傍著取暖的小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