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4kizp'></span>

    <i id='4kizp'><div id='4kizp'><ins id='4kizp'></ins></div></i>
      <acronym id='4kizp'><em id='4kizp'></em><td id='4kizp'><div id='4kizp'></div></td></acronym><address id='4kizp'><big id='4kizp'><big id='4kizp'></big><legend id='4kizp'></legend></big></address>

    1. <tr id='4kizp'><strong id='4kizp'></strong><small id='4kizp'></small><button id='4kizp'></button><li id='4kizp'><noscript id='4kizp'><big id='4kizp'></big><dt id='4kizp'></dt></noscript></li></tr><ol id='4kizp'><table id='4kizp'><blockquote id='4kizp'><tbody id='4kiz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kizp'></u><kbd id='4kizp'><kbd id='4kizp'></kbd></kbd>
        <i id='4kizp'></i>
      1. <ins id='4kizp'></ins>

        <dl id='4kizp'></dl>
      2. <fieldset id='4kizp'></fieldset>

          <code id='4kizp'><strong id='4kizp'></strong></code>

          八年後她們依舊分道揚鑣是為什麼

          • 时间:
          • 浏览:39

            餘是她的初中同學,初中正是情豆初開的年齡!她也不例外。
            餘的班在她班隔壁,巧的是他們倆竟都是數學科代表。每天晚上晚自習後,他們都要把作業上交到老中的宿舍裡去。於是,他們倆偶爾會碰面,起初她並不在意,隻是偶爾打一個招呼;後來她就發現她們送作業的時間越來越統一瞭,但她們還是淺淺地打個招呼。可是她的心卻一天比一天難安,她說不清楚那是一種什麼感覺,很想看到他又害怕看到他,經常坐在教室裡發呆;他也偶爾會在她的窗外出現幾下,有的時候還會撞上他的眼睛,在他經過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真的喜歡上餘瞭,可是他們誰也沒有說,還是象平常一樣,為瞭中考,他們都在忙著讀書。
            緊張的中考過去瞭。她在等待錄取通知書的到來。
            可是等來的第一封信是餘寫給她的信,她收到的第一封情書!
            她真的給嚇傻瞭,象觸電一樣,麻木瞭,她屏住瞭呼吸,快要失去瞭知覺,拿起信飛奔上樓。拆信的手是顫抖的,心情無比地激動,看著信,她不知道該怎麼收拾自己的心情,她真的太激動瞭,真的沒想到他也在暗戀著她,她還以為隻是她一個人的單相思。可是小小的遺憾,信中餘說他被保送上的高中,而她已經得知,被省市的一個中專院校錄取瞭!但她還是很高興,她給餘回瞭信,說得很含蓄,她得承認的一點,她假裝自己之前沒有喜歡上他,隻是為他保送上瞭高中鼓勁,加油!
            她的信發出去瞭,他馬上就給她回瞭信,我們同在一個鎮子,可每次都讓郵局送信。就這樣,書信來往,快到他高中開學的時候,她好高興又害怕,因為隻要他來上學,她就能見到他,她的傢就在中學門口百米不遠處。開學瞭,他時不時地來她傢店裡看一下,買一下東西,跟她說上兩句。她們都很保守,不敢被大人發現瞭。
            沒過多久,她也去瞭省市中專學校。她們一直保持著書信來往。
            進瞭中專學校,她覺得自己好不能適應,她在初中跟別人交流都是用傢鄉話,而在這裡要用普通話,她一下子沒法適應過來,她變得不愛說話瞭,她怕說錯別人會笑話,孤單的一個人,唯一高興的是收到餘的來信,然後回信,樂此不彼。他總是在信裡叫她"英,""親愛的"那個時候她覺得好肉麻啊。
            第一個學期放寒假,她們終於見面瞭,我們走過中學後面長長的鄉村小路,在茶花園裡坐著聊天,第一次吻她,她好害羞地躲開瞭。她瞞著媽媽去他的廣播室裡玩,說不上特別的開心,隻是很想見他,可是見瞭,又不知道該說什麼,她變得越來越不會表達。
            時間過得好快啊,又要去學校瞭。
            在學校裡,她總是個後知後覺者,好幾次學校裡集合開會,她卻一個人還在班級裡坐著,然後跑下六樓,校長已經開始講話瞭,她隻好退回教室去。
            在上課的時候,她也是經常走神,她總是期望她的餘就在她的身邊,她好想見到他,總是幻想他突然出現在她的班門口,有好多話想跟他說。可他總是在信中說,他要加油,他的高考要成功,他的壓力好大……她漸漸地害怕在給他壓力瞭,信中也不敢說些想他之類的話。
            她在學校也有好多的苦惱,她好想告訴他,但又怕影響他的學習!她真的很聽他的話,她忍住瞭,不給他添太多麻煩,信也少瞭,可是她的心卻更封閉瞭。
            二年半很快就過去瞭,她去瞭深圳上班,她們的聯系越來越少,他也面臨高考瞭,她們更少聯系瞭,她好多好多想要跟他說的話,似乎已經說不出來瞭。
            她覺得好累,空間的距離實在是太遠瞭,思念太久瞭會麻木、淡忘,分開太久瞭會厭倦,可他還是說:讓時間和空間來證明我們的愛情……他相信她們的愛永遠不會破滅。
            可她真的好累啊,她也有壓力,傢庭經濟的壓力,她的學費基本上都是由遠在上海的親戚寄給她的,眼下妹妹要上大學,弟弟也要升高中,而她爸一直沒有工作。
            可她為瞭不給餘添加麻煩,她什麼都忍住瞭,不跟他說。
            終於挨到他上大學,他順利考上市裡師范學院。她終於狠下心跟他提出瞭分手。
            她還是收到他的來信,一封,二封…她不敢看,後面我沒再拆開瞭,他也沒再來信瞭。
            一年以後,她跳槽到別的公司,看到別人成雙成對的,好羨慕。特別是她的表妹,她們倆同歲,她男朋友大她四歲屬龍,兩個人好搬配,好開心。她就想我以後也要找個屬龍的。後來換瞭個工作,她也好象談戀愛似的談瞭幾個朋友,但都不是她喜歡的那類型,都沒有感覺,年齡漸大瞭,父母就著急瞭,催著她結婚,可她的心還是沒有向誰打開過。
            她覺得她的心是打不開瞭。後來餘畢業瞭,她不知道我們是怎麼聯系上的,隻知道他來廣東親戚傢,找工作,重見他時,她已經不懂得該跟他說什麼瞭,封閉的心還是沒法打開。但是她答應和他重新開始,可又害怕著什麼,害怕自己沒有他想象的那麼賢慧,那麼完美,是的,就這樣害怕著,無法向他打開她的心情。
            她已經得知他在大學時已經談瞭一個女朋友,是那女孩追他的。她問餘她怎麼辦?他說不用擔心,他會去解決。
            他也許給女朋友寫瞭信,也許打電話溝通,他說,和初戀結婚,大傢都說不可能,他現在就要讓大傢知道,這不是不可能的事。
            唉,他話說得太早瞭,他收到瞭傢裡學校的上班的通知,讓他回去上班。而她不想回去,她最大的夢想就是在城市裡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他回傢就代表著她也要放棄她的夢想,可是他還是回去瞭,她都已經記不清怎麼跟他說出口的,我們分手吧!
            2004年,她的奶奶去世瞭,傢裡又在催瞭,叫她今年必須結婚,不然得等三年後。8月,她辭職回傢,然後去瞭廈門同學那裡散瞭散心,就回傢相親瞭。
            2005年1月份,她結婚瞭。她給餘寫瞭一封信,說她找到一個寬厚的肩膀,至少在她累時可以依靠……沒想到的是——在同一天,他也結婚瞭,新娘是一個剛認識不久的女孩,比她還胖,曾記得他一直喜歡我的胖……
            事過境遷,他還在她傢上面的中學教書,聽說生瞭個女兒;而她隨老公在福州買瞭房子,實現瞭願望,生瞭個兒子。可是她過得很辛苦,老公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麼體貼……
            這個時候,她竟然好想他,她知道我這樣是不對的,她隻想跟他說一聲:對不起!如果不是她,他也許還能跟大學的女朋友結婚,三番五次地跟他說分手,他告訴我他在被窩裡哭過多少次,而她還是狠心地拋棄…她也說不清楚這是為什麼…
            誰能給她一個答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