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l id='d1qhu'></dl>

  • <tr id='d1qhu'><strong id='d1qhu'></strong><small id='d1qhu'></small><button id='d1qhu'></button><li id='d1qhu'><noscript id='d1qhu'><big id='d1qhu'></big><dt id='d1qhu'></dt></noscript></li></tr><ol id='d1qhu'><table id='d1qhu'><blockquote id='d1qhu'><tbody id='d1qhu'></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d1qhu'></u><kbd id='d1qhu'><kbd id='d1qhu'></kbd></kbd>
    <ins id='d1qhu'></ins>
    <span id='d1qhu'></span>

    <code id='d1qhu'><strong id='d1qhu'></strong></code>

        <fieldset id='d1qhu'></fieldset>

      1. <i id='d1qhu'><div id='d1qhu'><ins id='d1qhu'></ins></div></i>

        1. <acronym id='d1qhu'><em id='d1qhu'></em><td id='d1qhu'><div id='d1qhu'></div></td></acronym><address id='d1qhu'><big id='d1qhu'><big id='d1qhu'></big><legend id='d1qhu'></legend></big></address>

          <i id='d1qhu'></i>

            最復雜的語言

            • 时间:
            • 浏览:23

              ———其實,也沒有多遠吧?隻是說起來,已仿佛天寶舊事般舊霧茫茫瞭。
              那時的電腦是單板機,那時的輸入輸出設備是磁帶機,那時學的語言是機器碼,那時他與她在同一臺電腦前坐瞭3個月,他始終沒有對她說出那一句話。
              機器碼是世界上最簡單的語言,因它隻用"1"和"0"兩個數字,便組合出世上所有的運算、推理與答案。就好像在每一個瞬間念念不忘的她,用"是"或者"不是"演繹出冗長的算式,如萬裡長城般不斷延伸,想推知這一段感情的未來。
              他是每天早上給她帶早點的人;那一雙傲岸自信的眼睛,卻在看到她的剎那,如堅冰在陽光下綻裂,迸濺出春水初融的澄澈與溫柔;盛夏時日,他汗濕重衫,卻固執地,一定要把正對電扇的座位讓給她……然而這所有的"是"總是被一個簡單的"不是"全盤推翻———如果是真的,他為什麼從來不肯說?
              電腦班結業的日子一天天近瞭,她的程序卻無論如何也收不瞭尾。最後一次調試,她眼看著一條早該拐彎的線條無休無止地延長下去,仿佛看見自己綿纏難言、無窮無盡的心事,竟隻能呆坐。一直默不作聲的他伸出手:"給我吧。"
              結業前一天,他才把磁帶還給她,淡淡地:"調好瞭,你自己試一下。"匆匆而去,人走屋空,一地破敗的桌椅裡,她緊緊握著磁帶,看著他逃一樣遠去的背影,隻覺得自己的心像一間積滿灰塵的屋子,滿天塵埃轟然飛騰,卻終究緩緩落定———他到底還是沒有說。
              那門課的結業證她始終沒拿到,因為她沒有交程序。
              10年後在講臺上,她講到電腦的發展史,紙帶機與打孔機,機器碼和二進制,臺下竟是一片嘩然一片笑,她想起自己未完成的結業設計。
              幾經周折借來瞭磁帶機,在給學生做演示之前,她先在傢裡對著從床底翻出的譯碼表,一字字譯著:"I lov———"
              她的手自鍵盤上滑落。不用再譯瞭。窗外蟬聲叫得如此急切震爍,她眼前清晰浮現的,是那男孩焦灼而又含糊地、不敢面對她的眼睛。當年的猜想終於得到瞭解答,隻是歲月早已更換瞭場景與劇情。
              最簡單的語言也就是最復雜的語言,對於機器碼而言,任何符號與數字,都必須轉化為長串迂回的數碼,仿佛設置天機,不肯輕易示人。而一旦破譯,所有的人都會恍然大悟,原來,不過是這麼簡單。
              而本來,就應該是非常簡單的,如果,他肯親口對她說出:那3個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