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v0w38'><div id='v0w38'><ins id='v0w38'></ins></div></i>
  • <tr id='v0w38'><strong id='v0w38'></strong><small id='v0w38'></small><button id='v0w38'></button><li id='v0w38'><noscript id='v0w38'><big id='v0w38'></big><dt id='v0w38'></dt></noscript></li></tr><ol id='v0w38'><table id='v0w38'><blockquote id='v0w38'><tbody id='v0w3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0w38'></u><kbd id='v0w38'><kbd id='v0w38'></kbd></kbd>
      <dl id='v0w38'></dl>

      <code id='v0w38'><strong id='v0w38'></strong></code>
    1. <span id='v0w38'></span>

      <ins id='v0w38'></ins>

          <i id='v0w38'></i>
          <fieldset id='v0w38'></fieldset>
          <acronym id='v0w38'><em id='v0w38'></em><td id='v0w38'><div id='v0w38'></div></td></acronym><address id='v0w38'><big id='v0w38'><big id='v0w38'></big><legend id='v0w38'></legend></big></address>

            强奸破处

            雞冠山下金雞叫

            承德避暑山莊的正前門,有一座神奇的紅照壁。據說,人們在壁前跺跺腳,然後將耳朵貼在墻上,就能聽見墻壁裡有嘰嘰嘰的叫聲。早晚清靜的時候,這叫聲就更真切,相距十步也可聽清。紅照壁裡怎

            05-27

            因為愛情,因為悲傷

            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因為愛情簡單地生長怎麼會有滄桑——回憶——巨大的櫻花樹在盛夏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明亮耀眼。

            05-27

            記憶裡那些零零碎碎的溫暖

            還是要芳草麼?像天使一樣的漂亮姐姐沖艾昕笑著,笑容多美多甜啊,幾乎覆蓋瞭這個冬天所有的寒意。是的,第378期。終於又等來瞭,艾昕心滿意足地捧著新出爐的<芳草。青春版>

            05-27

            井神現身

            元朝的時候,有一個名叫吳湛的人,傢住在荊溪旁。此地有一眼泉水,十分清澈甘甜。周圍居住的人們,都飲用此泉。吳湛是個勤勞愛幹凈的青年農民。父母亡故,還未婚配,獨自一人生活,喜歡經常

            05-26

            喂你站住,我們的愛情到這兒剛剛好

            馬上要畢業瞭,喜歡他三年,卻一直沒能說上一句話。昨天我們班提前畢業典禮,每個人都說出各自的夢想和想要考的大學。第一次聽室友大敏說“想要成為一名舞者”,帶

            05-26

            愛的記錄

            有太多話還沒有對你說,有好多事還在心裡。給你的禮物,你會好好保存的吧。好想快點快學,這樣就可以看見你瞭。希望你在那邊我過得好點的愛從哪裡開始,又會在哪裡結束。你剛剛來的時候,我

            05-23

            因為不舍,所以原諒

            人人都說小美是個太工於心計的女孩子,會在不知不覺裡,將你的好學瞭去,將你的寶貝奪瞭去,你還溫柔地笑著謝她,覺得她是個無法不讓人憐惜疼愛的女孩子。偏偏我是個思維簡單的人,並沒看出

            05-23

            大學愛情的幸福點滴記憶

            我叫K,一個放蕩不羈,性情冷漠,總是神情孤傲的男孩子。給人的感覺可能一直都是冰冷和不可接近,所以直到大學即將畢業,準備考研的時候我都沒有談過戀愛。青春盛開的季節,誰都會把心裡放

            05-23

            我始終不知那算不算愛情,我們就這樣相遇瞭

            大學裡的最後一年,某天下午五點在大禮堂開會,空曠的禮堂裡,學生們稀裡嘩啦地坐著。他遠離人群,獨自坐在靠近窗口的角落,右手執筆,左手握紙,眼睛望著窗外入神。 我不是一個隨便和陌

            0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