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4xnlh'><strong id='4xnlh'></strong></code>

    <span id='4xnlh'></span>
    <dl id='4xnlh'></dl>

    <acronym id='4xnlh'><em id='4xnlh'></em><td id='4xnlh'><div id='4xnlh'></div></td></acronym><address id='4xnlh'><big id='4xnlh'><big id='4xnlh'></big><legend id='4xnlh'></legend></big></address>

  • <tr id='4xnlh'><strong id='4xnlh'></strong><small id='4xnlh'></small><button id='4xnlh'></button><li id='4xnlh'><noscript id='4xnlh'><big id='4xnlh'></big><dt id='4xnlh'></dt></noscript></li></tr><ol id='4xnlh'><table id='4xnlh'><blockquote id='4xnlh'><tbody id='4xnlh'></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xnlh'></u><kbd id='4xnlh'><kbd id='4xnlh'></kbd></kbd>
    1. <i id='4xnlh'><div id='4xnlh'><ins id='4xnlh'></ins></div></i>
      <fieldset id='4xnlh'></fieldset>

    2. <i id='4xnlh'></i>

            <ins id='4xnlh'></ins>

            三十元的秘密

            • 时间:
            • 浏览:20

              她從男人傢出來已經是清晨瞭,忘瞭多少個這樣微亮的光,伴著她走出那小巷子。記得每次離開男人傢的心情,都像是再也不會回來瞭一樣。
              盡管心裡明白,但她必須承認有時孤寂的感受是需要跟人分享的。
              那天的清晨她像往常一樣叫瞭一部全臺灣都一樣單調的黃色計程車。坐上車,司機開始用一種熟悉的司機腔滔滔不絕地說著:"臺北隻有在這個時候是還可以忍受的,空氣清新、交通順暢……"
              她望著窗外,腦子裡全是剛剛兩個人的畫面,兩個人說的話。司機的微言大義隻是嘈雜的襯底。她根本不在乎臺北怎麼樣,白天怎麼樣,半夜怎麼樣。她的心神都還在男人傢。但她知道,她是一個懂事的女生。而適時的離開,也是一個懂事的女生必要的才能。
              司機先生似乎發現自己的話題沒有引起任何反應。但他顯然認為這個時段有人可以講話是神聖的權益,於是他改變話題,把焦點轉到女生身上。
              "小姐你是剛起床嗎?——還是根本還沒睡?"沒反應。司機鍥而不舍。
              "你是學生還是已經上班瞭?"
              "哎喲!幹嗎那麼酷呀?不理人啊?"女生笑笑還是沒說話。女生心裡其實在想著,為什麼一個陌生人有時比一個朋友還關心自己?
              司機看女生堅持不開口,搬出他的壓箱激將法。
              "你這麼酷,男朋友一定很難搞定你喔!"
              "你——應該有男朋友喔!"
              女生看瞭看照後鏡終於決定點瞭點頭。起碼這個話題跟她的私密心情不謀而合。司機眼看戰術成功,繼續追問——
              "那你一定很愛他喔?!"
              "他一定很帥吧?"
              "你們結婚嗎?"這樣問就太直白瞭。不理。
              目的地終於到瞭。司機回頭說:"小姐,七十!"
              女生突然開口瞭:"我有一個男朋友,我很愛他。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嫁給他。"
              然後她給瞭司機一百元:"不用找瞭。"司機狐疑地看著她下瞭車,關上瞭門。
              她站在路邊看著車緩緩地離去,臉上出現瞭一絲奇怪的笑容。她花瞭三十元說出瞭她一直不敢也沒機會說出的話。一輛黃色的計程車,一個操著標準司機腔的司機,帶走瞭她天大的秘密,她的秘密心事。
              今天開始得很不一樣,女生這樣想著……